北大留学生拉黑父母:明明是受伤了,还要被惩吗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玉林师范学院教务系统_闽江学院教务管理系统_辽工大教务在线北外
阅读模式

这让我想起五月天的一句歌词:

为什么失去了,还要被惩罚呢?

为什么我们被父母伤害了,还要被外界惩罚呢?

在我看来,这些指责王猛的人无非分为两种:

一种是自己有幸生活在爱与尊重的环境中,便理所应当地认为,天下父母都是那样,于是出现别人控诉父母的情况时,便站在道德制高点,谴责受害人不孝顺。

这类人,就像是衣食无忧的富家公子,望着挣扎在饥饿中的穷人,很不屑地说:“既然你们吃不起粥了,那为什么不喝肉汤呢?”

另一类,是本身很认同文中父母的教育方式的,认为中国教育本该如此,父母的意愿大过一切,如果你承受不了这种压力,那是你活该。

这类人,我为他们现有的或即将拥有的孩子,感到深深的担忧。

至于那些呼唤着要用爱与沟通化解一切的人,我想说,您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亲身经历告诉我,拿伤害子女不当一回事的父母,本身就很难沟通,也拒绝反思。沟通,甚至会引起对子女新一轮的伤害。

就像王猛的父母,即使孩子已经十几年不回家了,依然认识不了自身存在的缺陷,把错误归罪到王猛内向的性格上,即使这种性格的养成,和他们对待王猛的方式有着很大的关系。

02.

我看那篇文章看哭了。

因为我几乎有着和王猛一模一样的遭遇,在成长的过程中,受到了来自至亲的伤害,并且从未停止过。

所以我觉得,我比任何人都有资格,对这件事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的。

伤害来自我的母亲。

我想列举一些,看起来鸡毛蒜皮,却让我感到积毁销骨的事:

给我洗澡,我轻轻抗议了一句“水太烫了,”她直接给我一个耳光,我不敢问为什么;

几个阿姨说她爱打麻将,我随口附和了一句,被她知道了,回家用极其恶劣的词语辱骂了我一个小时;

因为怕黑,拒绝送一个小伙伴回家,被她罚跪在床边的小凳子上,看着她睡觉,一直到凌晨三点,最后承认“妈妈,我错了”,才被允许上床睡觉,到底错在哪里,我至今百思不得其解;

吃饭到时候,趁她不注意,偷偷蘸了点酱油下饭,被她发现后,直接把满满一碗酱油倒在我碗里,逼着我全部吃完,最后我边哭边吞下那碗难以下咽的饭,我的眼泪,没有激发她的一点恻隐之心;

……

还有很多,一一列举,说上一天也说不完。

而那时的我,只是一个几岁的小学生而已,我能做的,就是极力去讨好我妈,换取一点可怜的尊重,但潜意识里,我已经认识到:我是一个不被爱的人,我不配有任何合理的要求。

有人经历过那种人格完全被否定的压抑感受吗?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,就感受到了。

我挣扎着长大,王猛有的性格上的缺点,我似乎都有。我在外笑得再开心,内心深处依然没有一点安全感,我性格偏内向,不太爱说话,对我的工作和交流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。

我妈种下的因,在我身上结下坏的果,可是在我长大后,这又成为她指责我的另一些理由。

讥讽与嘲笑是家常便饭,打骂也时有发生,没有和她隔离的我,伤害如影随形,因为她生养了我,我有义务成为她的情绪垃圾桶,稍有反抗,她就会指着我骂“忤逆不孝”,诅咒我“被雷劈死”。

也尝试过沟通,或者哭着示弱,可是每次换来的是另一顿辱骂,骂我是怨妇,自己没本事,就把错怪到大人身上。

是的,即使我现在已经二十大几了,在她面前依然没有人格尊严可言,我是她的附属品,不配拥有与她平等的地位。

她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,不是因为她没意识到,而是因为那样,她就无法控制着我了。

所以,当看到王猛的文章时,我感受到了切肤之痛,没有亲身经历,你很难懂得被最亲近的人伤害,那是一种怎样的痛楚。

任何人在来到这世上的时候,都是一张白纸,可是总有些人,却被自己的父母揉皱成一团,嫌弃地扔在一边,就算有一天你把他铺展开来,上面的褶皱是无论如何也抹不平了。

03.

在我看来,王猛是个很勇敢的人。

因为遭遇过自己父母种种精神虐待的人,其实很难开口,一是因为中国人重视孝道,指出自己父母的不足会遭到众人的不理解;另一个原因,是因为遭受暴力的人,往往承受着比施害人更沉重的心理负担,把过往种种遭遇说出来,不亚于二次伤害,伤口每碰一次,就鲜血淋漓。

王猛选择隔离父母,其实是一种自救的方式, 从文章中也看得出来,他的父母根本没有反思,他们对孩子的伤害,会一直延续下去,贯彻终生。如果王猛不决绝一点的话,被毁掉的只有自己。

更何况,王猛选择站出来,更多是为了唤醒年轻一代的父母,在培养自己下一代的时候,不要再犯自己父母的错误。

因为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明白,要从至亲给予地伤害中走出来,太难了。就像王猛,已经发展到要去看心理医生,甚至想要修心理学博士才能治愈的地步,足可以看见,父母行为对他的影响,有多深远。

没有反思,父母的伤害就会一直打着“爱”的旗号,肆意蔓延,但只要有人意识到问题所在,它就不会再延续下去,也许,这就是王猛的本身意愿。

被父母伤害的人更不应该受到指责,这就像你不能指责被强奸的姑娘勾引了强奸犯,不能指责被家暴的妻子忍受不了丈夫的暴行,是一个道理。

即使是最亲近的人,我们也有权利对他们的伤害说“不”。

而那些曾被伤害的人,希望你也明白,你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你没有父母贬低地那样不堪,你要早日抽离出来,对自己的人生负责。

而吃瓜群众们,如果你不明白的话,保持沉默就好了,不要道德绑架,不要举重若轻,只会一味指责弱势群体的社会,是会显得多么地固步自封和无知。

猜你喜欢